老千:Rasmi Sinaga

经常听闻巴淡岛女子来新加坡骗钱, 我本以为只是一小戳。经过Rasmi Sinaga事件,我发现其实并不是个别事件而已。就有如印尼人告诉我, 你很难在这里找到老实人. 他们互相勾结, 他们认为成功诈骗钱财是一种荣耀。如果他们多数的价值观都认为诈骗钱财,滥交并不可耻,他们的所作所为就很容易理解了。

这是发生在新加坡巴淡岛的真实故事,有警察报告,语音记录,短信记录,脸书交谈,交易文件,身份证明和证人。

这个女士真名Rasmi Sinaga,Sinaga是她的姓氏。她是印尼巴塔克族巴塔克族巴淡岛最大的族群,他们信奉基督教,他们在各方面都非常团结。他们对待其他有同样的姓氏的就像兄弟姐妹一样。

她喜欢称呼自己为Arga Haris,这是她长子的名字,这是她们巴塔克族的习俗,结婚生子之后必须称呼自己为长子或女儿的名字。她也可以借此隐瞒身份。

她来自先達, 北苏门答腊印度尼西亚, 她居住在巴淡岛, 廖内群岛省, 印度尼西亚.

据她说,她育有三个孩子。

长子Arga Haris

次子Gabriel Haris

小女儿Risel Haris

还有一个儿子Irwando Sally Purba不知从何而来。

她说她离婚,其实不确实,Haris  是她丈夫的姓氏。

她的姐姐的名字Sarni Sinaga M. Cindy

她的侄女Cindy Zhoya Marbun

她的兄弟名叫Erwin Sinaga

她最后所知地址在Perumahan Bida Ayu Block W,No. 76,RT.10 / RW.16,Kelurahan Mangsang Kecamatan Sei Deduk,巴淡岛 29432印度尼西亚

她所知的最后联系电话号码为 +6586979859, +6582844931, +60143079086, +6281266701143, +6285365162338+6281231278059.

我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还有她的姐姐和两个朋友,她需要帮忙在新加坡寻找二手衣服。碰巧我的朋友有售卖二手衣服。我就介绍他们认识,这么巧我的朋友早就见过她,后来我们也就成为朋友。

过了一段时间她打电话告诉我, 她的朋友告诉她的丈夫我们有奸情, 希望我能帮忙澄清,我也就这样做,但她的朋友并没有出现。

几天后,她丈夫打电话跟我联系,手机号码+62 852 7121 2346,寻问我们的关系。我告诉他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但几天后她打电话给我,说她丈夫自杀,给我看照片,还有她的朋友Bintang确认。她向我借钱以支付她丈夫医药费和购买衣服,并且签署借据,她声称她有三个孩子要抚养,又没有人愿意帮忙,还同意支付利息,售卖衣服之后马上归还。她的朋友姐姐都知道,我把钱交了给她。

但她并没有如期归还,告诉我因为她朋友拖欠她的钱没有归还,还带我去找她们要钱。这包括Yunana AbadyBintangNovi,但Novi否认。

后来她和她姐姐游说我进口二手成衣让她售卖,告诉我利润非常高,再次同意衣服卖完后,一起还清债务,包括这次购买衣服的钱,并且签署订单和给我身份复印本。还有她很多朋友参包装,包括Nagen Sinaga. 但后来因为她因为充当妓女,在酒店被警察逮捕. 这次她声称衣服无法出售,要求我收回。但根据我的信息,所有的衣服实际上已经在他兄弟店面售卖,但她与来自邦加-勿里洞省的表姐丹尼尔从邦卡重新包装,然后呈现给我看。

现在我不断要求付款,但她和她儿子否认欠钱,并在公共场所威胁杀害我和我的家人,她所有朋友Pestarina TambunanDonny Botax知道这一点,但仍然试图掩盖,并且还说这是英勇行为

我发布这些在互联网,以让每一个人知道, 这只能在电影看见的片段,实际上发生在印度尼西亚巴淡岛,在众多证人见证之下进行。这个族群互相支持勾结。但她仍然觉得她很聪明,正在做正确的事情,她的朋友也为她感到自豪。

可能印尼人已经非常清楚,她们的所作所为,所以她们转移目标对付新加坡,马来西亚和互联网,请仔细看清楚她和她朋友Facebook帐户的照片,小心上当。

我试图使用律师起诉她, 但是新加坡并没有律师可以在印尼起诉她,雇用巴淡岛特律师起诉她收费金额超过所求,并无保证。来自印度尼西亚的人告诉我,印度尼西亚法律比较偏袒马来人,他们的资产并不透明。她可以简单地说没钱也就不了了之。报警新加坡警察也无能为力,还说她可以改变身份重新进入新加坡,她确实更换名字,称呼自己 Sharon Ooi Rachely Siyora. 但是我还是保留起诉她的权利。

过后还有印尼人想要帮助我报警,联系律师。可是经过我确认都是想要骗钱。

希望各位把信息传播出去。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