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单亲妈妈网恋遇渣男 存款被骗光还被追债

8视界 发布于 2021年3月30日

马来西亚一名单亲妈妈网恋遇人不淑,不仅几乎被骗光银行全部存款,那名渣男还疑与大耳窿串谋,以讨债为名向她行骗。

《星洲日报》报道,住在雪兰莪州加影无拉港(Balakong)的41岁单亲妈妈林秋萍,在去年12月透过微信与一名男子发展新恋情,并于今年1月开始同居。

在这期间,男子谎称银行卡被冻结,要“借用”林秋萍的提款卡,让别人转账给他,随后便有大耳窿现身,她无端成了借贷人。

除了银行提款卡,男子还向她表示曾在印尼经营油站生意,声称担心名下五间房屋被银行拍卖,要求她借出身份证,将他名下所有房屋转到她名下,而她没料到此举竟会是个陷阱。

四天内银行户头仅剩19新元

据悉,林秋萍质问这名男子有关欠债一事,他就离开两人的居所,之后行踪不明。她过后发现银行存款在四天内被提款多达12次,共提走1万5000令吉(约4877新元),户头仅剩60令吉(约19新元)。

她事后在无拉港州议员王诗棋的协助下,在上周三(24日)向加影警方报案。

林秋萍表示,自从这名男子离开后,她对他的行踪一无所知。不过,由于对方并未将她移除,她仍持有对方电邮的使用权。这个“漏洞”也让她掌握到男子在上周五(26日)从槟城飞往吉隆坡,警方因此得以在机场将他逮捕。

多组大耳窿上门追债

林秋萍说,多组大耳窿在本月17日陆续上门追债,一连串恐吓令她与家人的安全饱受威胁。虽然欠债与她无关,但为了家人安全,她只能硬着头皮还钱给大耳窿,前后共付了7700令吉(约2503新元)。

她也怀疑这名男子与多组大耳窿串通。她表示,这些大耳窿都使用一张相同角度的照片追债,也没有借据。此外,当大耳窿在WhatsApp留言恐吓时,她也发现其中一个电话号码由两三个大耳窿共用。

无拉港州议员王诗棋则指出,上门追债的大耳窿只要求归还数百令吉或1000令吉(约325新元)不等,甚至主动提出欠款折扣,又不肯透露欠款总额,因此才会怀疑这名男子与这些所谓的大耳窿是同伙。

她表示,林秋萍报案录供时,警官当场致电其中两组大耳窿,自此以后,这两组大耳窿不再出现。

为了协助警方深入调查,林秋萍已经向警方提供相关资料,包括大耳窿的银行户头号码。据悉,失去银行存款的林秋萍本身没有工作,家里的开支暂时由孩子应付。

常用咋骗技俩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