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朋友借钱投资

借钱投资电影版权引官司 商人告友人追讨267万
来自: 联合晚报 发布: 2018年6月28日 3:37 PM

植物园打气功后谈投资电影,65岁商人指同乡老友开口借500万美元(约683万新元),部分资金用于购买电影《释迦摩尼佛传》的新加坡、印尼及中国市场版权。商人称为友情慷慨借钱,无奈老友“有借无还”,一对故友如今对簿公堂。
这起民事官司本周在高庭开审,暂定审理四天,本地商人吴和敬(65岁,洋名为Robert) 起诉印尼华裔商人陈泽强(Karim Tano Tjandra),指后者在2013年11月15日向他贷款500万美元后,至今未还清全部款项。
诉方称,包括利息在内,陈泽强仍拖欠吴和敬至少195万美元(约267万新元)。
来自印度尼西亚棉兰的吴和敬与陈泽强是同乡,认识多年的两人都在商界创出一片天,个别开多家公司,陈泽强所从事的生意包括经营棕油园和进行房地产投资。
吴和敬本周在庭上供证时称,2013年11月15日早晨,他与陈泽强和其他朋友在植物园打气功,之后一起去吃点心。吴和敬称,过程中陈泽强把他拉到一旁,表示向他私人贷款500万美元。
根据诉方的立场,这笔500万元贷款是用于投资购买电影《释迦摩尼佛传》的版权,以及投资一家从事光纤电缆业务的香港公司Litegrid。陈泽强借钱时也与吴和敬口头协议说,会在一年还清全额款项,并且支付6%月息。
2013年出品的香港电影《释迦摩尼佛传》讲述释迦摩尼佛开启佛教和在印度传教的故事,由香港演员吕良伟、谢婷婷和罗家英等人主演。
诉方称,当时陈泽强是要与吴和敬一起投资购买该电影在新加坡、印尼及中国市场的版权,并且合资为电影做推广和宣传。换句话说,吴和敬先帮陈泽强出钱投资,但这些钱是他给陈泽强的贷款。
过后,2013年11月15日至隔年5月24日期间,吴和敬分八次把总额达571万美元的款项转出去,支付给不同收款人,作为陈泽强投资电影及光纤电缆公司的款项。
辩方否认陈泽强曾向吴和敬贷款500万美元,案件仍在续审中。
辩方:没到植物园或借钱 当天正搭机飞南非
辩方庭上出示陈泽强的护照出入境记录,指陈泽强根本没到植物园打气功或借钱,因为当天他正搭飞机前往南非。
被指打完气功后提借钱
吴和敬供证时称,2013年11月15日早上,一伙人打完气功后,陈泽强特地把他拉到一旁,开口提借钱投资的事情。
吴和敬说:“借钱这种事情,肯定是私下说,不可能公开说。”
代表辩方的杨俊贤律师则指吴和敬在证人栏上撒谎,因为陈泽强在14日晚上就赶去机场搭飞机前往南非,隔天早上仍在飞机上,而吴和敬也知道陈泽强出国一事。
接着,也在庭上的陈泽强掏出护照,律师指出护照中的出入境日期与时间,证明陈泽强在15日早上并不在新加坡。
吴和敬对此回应:“我们每天打气功、喝咖啡,我可能不记得是哪一天,但(陈泽强)借钱是真真切切的事情。”

借40万助印尼籍朋友 夫妇陷财困卖屋
来自: 马来西亚东方日报 发布: 于 2017年09月23日 18时20分

一对华裔夫妇控诉错信两名印尼华裔女子,两人因此掉入骗局,一年半借出多达40万令吉的积蓄,如今陷入财务困境,甚至需卖屋还债,苦不堪言。
深陷财务问题的事主赖福荣(42岁,新加坡技术人员)及魏凤仪(36岁,家庭主妇)家住士乃,两人育有3名年龄介于10岁至6岁的孩子。
赖福荣表示,其妻子5年前认识远嫁到新山的印尼华裔女子陈美玲(译音,42岁),约在2015年开始,陈美玲重新联系回妻子,还常到其住家,以博取信任。
他透露,陈美玲是在2016年5月首次开口借钱,他借出1000、2000令吉,对方两周后归还。
“美玲之后介绍另一名印尼华裔女子黄珍妮(译音)给妻子认识。珍妮在2016年6月说自己生病,向我们借2万令吉的手术费,我不疑有她,珍妮在一周出院后,又说要3万令吉,我也借了。”
他坦言,由于夫妻俩太相信美玲,彼此就像亲属一样,珍妮也说之后获得保险金后,将会归还欠款,因此他才会毫不犹豫地借出积蓄。
赖福荣夫妇今日在民政党柔州联委会公共投诉与服务局主任邱孝利的陪同下,一同召开记者会,详述自身遭遇。出席者包括该公共投诉与服务局副主任郑存雄、民政党柔州联委会法律局主任温蒂等。
指80万被银行冻结
赖福荣透露,他之后向珍妮追讨欠款时,对方却指本身之前曾向友人丽娜(译音)借钱以寄钱回乡,因此已经将保险金还给丽娜。
“之后,美玲又跟我们说珍妮老公的80万令吉被银行冻结,因此需要缴付一笔税务才能解冻。美玲声称本身也给了珍妮5万令吉,我不想朋友损失,因此又再度借出7万8000令吉。”
赖福荣坦言,他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地相信了美玲与珍妮,共掏出了40万令吉的借款,甚至还向大耳窿借了4万令吉的贷款,只为帮助朋友。
“直到今年7月,我们才知道美玲是骗子,因我太太听别人说美玲之前因女佣经纪欺骗案,而上了报。”
魏凤仪在其姐夫张先生的协助下,要求珍妮在8月11日前往警局报案承认本身借钱,对方承诺将在数周的时间内还清37万令吉的欠债,但至今却未收到欠款。
赖福荣说,他虽已经还清大耳窿的款项,但他本身还拖欠银行个人贷款及向友人借的20万令吉,为了解困,目前只好出售手上的房屋。
“我一个月大概3000新元收入(约9200令吉),现在确实比较生活比较艰难,还需要别人的帮助。”
诈财后离开大马
民政党柔州联委会公共投诉与服务局主任邱孝利指出,经过向移民局查询后,发现陈美玲已经在8月离境,他将致函给柔州总警长拿督莫哈末卡立尔,要求警方继续关注此事。
他坦言,由于事主赖福荣都是以现金借款,当中仅有5000令吉是以转账的方式提供给美玲的老公,加上现在美玲已经离境,事情会比较棘手。
“上述骗局铺成已久,相信还有其他的受害者,我希望社会大众可以警惕,特别是在古来及士乃一代的居民。”
邱孝利也现场拨电给珍妮,对方先是承认自己曾到警局报警借钱,之后却将电话传给其老公,珍妮的老公直指此案件已经报警,要求邱孝利询问警方,然而当邱孝利询问数个问题后,他却挂断了电话。
称回来会被人打
此外,当邱孝利联系美玲的丈夫时,对方表示其妻子已经“跑掉”,他还转述太太的话,指其太太说警方无法解决此事,若回到大马会被人打。
美玲的丈夫坦言,本身也怀疑妻子,更声称自己和妻子曾被打,并已经就此事报警。

除非您计划钱不可能收回,否则不要借钱给任何人,尤其是来自我们的邻国。 根据雅加达环球报(Jakarta Globe)于2018年2月13日发布的新闻,作者:SARAH YUNIARNI说,印度尼西亚是世界上收债情况最糟糕,最困难的地方之一 由全球信用保险集团Euler Hermes展示。
根据雅加达环球报(Jakarta Globe)于2018年2月13日发布的消息,印尼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由于付款条件宽松以及潜在的冗长而昂贵的法律诉讼,印度尼西亚是世界上最差和最难收债的国家之一 由全球信用保险集团Euler Hermes发表。

主页